首页 资讯 关注 文化 财经 旅游 房产 图片 视频 地方

艺术

旗下栏目: 播报 文学 艺术 收藏

「展况」釉说一一朱永培陶瓷艺术作品展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3 16:11
摘要:张景辉先生主持开幕式发表讲话 柯和根先生致辞:我们应该提倡充分发挥陶瓷的工艺特色、艺术特点,提到朱永培作品具有独特的味道和品格。 李菊生先生致辞:抽象艺术的源泉不在西方,而在我们中国,我们的作品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抽象的东西是至善、至德、至妙

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

景德镇陶瓷艺术研究院十周年

系列活动


德美术馆



























  5月2日下午3点,“釉说一一朱永培陶瓷艺术作品展”在景德美术馆开幕。出席开幕式嘉宾有:景德镇陶瓷大学校长、教授、博导宁钢,景德镇陶瓷大学教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菊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唐自强、张育贤、熊钢如,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彭競强,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柯和根,景德镇陶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导吕金泉,景德镇陶瓷大学教授杨冰,著名陶艺家乐穹、许国胜,景德美术馆馆长金仲等,开幕式由景德镇陶瓷大学教授张景辉主持,景德镇陶瓷大学校长宁钢宣布展览开幕。

张景辉先生主持开幕式发表讲话

  柯和根先生致辞:我们应该提倡充分发挥陶瓷的工艺特色、艺术特点,提到朱永培作品具有独特的味道和品格。

  李菊生先生致辞:抽象艺术的源泉不在西方,而在我们中国,我们的作品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抽象的东西是至善、至德、至妙的崇高境界。

  吕金泉先生致辞:作为一个陶艺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匠”,再就是艺术家,它是手工和艺术的一种管理和结合,这就是陶瓷艺术的一种魅力。

  范敏祺先生致辞:朱永培老师他有自己独特的语言,他把握了工艺、材料、火候的同时,又把绘画语言和艺术语言融入一个审美的主体。

  宁钢先生致辞:提到此次作品无论从布局、线条、色彩、构图都入木三分,为朱永培老师这次展览的成绩感到高兴,外来艺术家为推动景德镇陶瓷的创新发展取得了很大的作用。并且宣布展览正式拉开帷幕。


开幕式现场

朱永培老师为作品集签名

各位艺术家集体合照

     有意味的建构

  ——朱永培釉画释读

  柯和根(上海师大教授、硕导)

  一个艺术家最难能可贵的是如何构建自己的审美系统,自成体系的完成独特符号的建构。这种特质在抄袭与跟风盛行的当下尤其可贵,如果以纸上绘画作品的呈现来评价朱永培,他一样也是特立独行的,但是如果放置在当下的瓷画创作的背景中,无疑更具特色並更富意味和学术高度与价值。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那么多的从艺者穷其一生也不能形成独特的个人面貌与风格,而朱永培则在短短的十年时间内迅速的建构出了自己独特的瓷画语言与体系。並在这一体系中左冲右突,前后游走,不断发现,寻找能触动心灵创造的契机。

  著名的西班牙当代艺术家塔比亚斯有句名言“发现就是创造”我对此深有同感,反观世界当代美术史上开宗立派的大画家,无不具备超乎任何人的发现能力,毕加索在千万人的观看非州木雕展览中发现了非洲木雕不寻常的空间与时间互融方式,由此创造了第一幅被称之为开创立体派先河的“亚威农少女”。並从此走上了不断创造的道路,而另一个艺术大师马蒂斯,从东方艺术中汲取营养与灵感,从日本的浮士绘,中国的木版年画,剪纸,皮影,纸马等诸多民间艺术发现了平面装饰的当代性价值,从而创立了野兽派。维也纳分离派的代表人物克里姆特同样也是从中国的壁画与漆画中绘制贴金方法获得了灵感,从而形成了极具东方美的风格作品。而另外一个西方大师米羅,则是发现了中国线条的魅力,创造了有別于西方审美体系的作品,倍受青睐!

  这些成功范例无不表明,一个艺术家的成功,独具慧眼,举一反三,善于发现,互融共生是多么的重要!而朱永培也具备了这种特质,具备了发现与吸收及综合的能力,因此,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所作为,风格独具,决不是偶然!

  在与朱永培的交流中,毕加索的陶瓷作品对他的冲击与影响是刻骨铭心的,并由此引发他对陶瓷这种材质疯狂探求的历程,他的性格与气质及审美认知能力,他的教育背景,他的知识结构,他的工作经历,统统构成了他的创造生态系统,促成了他的具有高度的釉画创作方式的尝试与推进。

  朱永培的创作立场与观点十分鲜明,在构图上以平面化的装饰效果作为他追求当代性的前提。马蒂斯曾在他的论画中提出“所谓构图,就是把画家要用来表现情感的各种因素,以富有装饰意义的手法加以安排的艺术”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朱永培的一系列作品均是以此观点为创作方向而导入其中的!当然,构成有意味的釉画不仅是构图的平面性所产生的当代感,主题选择,场景安排,时空变化,施釉技术与技巧,绘制的方法及图式语言,烧制中气氛变化所引起的窑变与意外,任何种种的差异均可造成完全不同的效果,所以,每件作品都是不可复制的,也正因为如此釉画才具有独特且神奇的魅力!

  刘熙载论书法曰“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由此字如其人,画如其人也成为了评价绘画作品的人格化标准。也就是说,人以画为寄,画是创作者艺术理念,艺术修养,品性,人格的综合体现。朱永培的作品充分的传达了这种思想!

  综观朱永培的作品,有几个特点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其一,奇诡拙涩,要获得这一美学特征,必须是多方面的交融而形成的,题材选择,场景安排,线质的拙重,色彩的基调幻化,绘制手法,厚薄控制 ,轻重缓急,刮划揉搓,印拓淌泼把各种元素互融其中,再通过火烧制过程的氧化还原气氛形成不可复制的意外。而由于在造型上对人与鸟,人与兽,人与物,自然与建筑,四季气候,阴晴圆缺,苍穹宇宙,微观宏观在作品上的交融,使作品凸显了奇诡拙涩的艺术效果!

  其二,意趣盎然,朱永培作品中呈现了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作品的天真无邪与浪漫纯真,这种趣味是其内心的自然流露,是其天真的本性所达成的,他没有任何虚假,不会掩饰,善恶分明,对一些人或事或作品的评价也是不假辞令,好就好,喜欢就喜欢,体现了一种真诚,这些品质都可以在作品中获得体现!

  其三,风格独标的品质是朱永培釉画获得高度的保证,一直以来,寻找符号,强化风格,技艺化道,幽默恢谐,混搭交融,时空错置,有形与无形,具象与意象到抽象等方式方法都是他寻求突破的手段。

  相信朱永培随着修养的提高,境界的提升,由技入道的转变,必能更好的展现正大与恢宏的气象!


朱永培

职业艺术家,1965年12月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自幼嗜画,从事水墨和油画创作30 余年。2013年在景德镇创立个人工作室,探索具个人风格的陶瓷绘画艺术。亦尝试将绘画语言与泥性、釉料结合,创作陶瓷雕塑。


作品赏析

丽白天使112x28cm 2015

梦呓 40x40x5cm 2018

墨绿色的低吟 80x28cm 2015

怀乡 80x28cm 2015

故城之五 55x38cm 2019

浅绿釉人物大盘 50x50cm 2018

有天使的秋天 40x40x5cm 2018

有鸟的伴侣 40x40x5cm 2017

红志野釉人物缸 38x35cm 2018

有天使的季节 40x40x5cm 2017


融合的趣味与怀乡的笔触

岂子

  无论如何,艺术的传习首先是趣味的习染,趣味是官能艺术的最通用语,它无需理性识读语言的辗转超译同时计,也只有味面”是艺术与艺术聚众之间的“直击”因干此,来自异域的艺术和来自异时异世的艺术与当前、此地的艺术家之间,最先抵达的是味,其次才是解析与再创造。中国的视觉艺术自晚明文化开埠以来,逐渐地加入到了世界艺术在趣味上的交流中,这种交流,并非是今天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单向(由西向东)的,而是裹在大航海文明带来的经济文化交换的大潮流中互动进行着的,这也就是我们既能在晚明波臣派的肖像画中看到西方写实绘画的影响,同时也能在维也纳分离派画家(尤其是克里姆特)的绘画中看到中国视觉艺术形象的植入和中国贴箔工艺的使用的客观原因所在。十九世纪末的殖民潮流彻底打碎了中国的中央帝国之梦,随之带来的是中国文化从根本上由保守转变为开放,我们今天称这种转变为“西化”,不若称之为“现代化”更为客观。20世纪初的中国,在晚清留学潮中成长起来的知识阶展成为决定中国命运的主体力量,他们进一步在政治、哲学、经济、文化、科学、艺术等各个领域中将西方的形式和观念引入中国,嫁接催生出我们今天所面对和应用的现代化后的中国文化基本型。这是我们讨论今天的中国艺术与文化的整体前提和因缘

  我们要基于以上两点来看待四九年之后,甚至八十年代后的中国视觉艺术。徐悲鸿一代的艺术家们希冀西方形式能成为激发本土文化自强之剂,但又最终在内心的文化选择上面临着文化归属感的问题,从激进到挣扎回归成为他们的艺术生涯的基本心路历程。后进的陈大羽、赵无极、朱德群等一类的艺术家,则完全在西方情境下,从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后的西方艺术出发,用西方绘画的形态糅杂东方人的乐感,在异域的生活情境下回溯自我的文化故源。在异域与故士的双向差异中,终其一生的时间望造了自身的艺术之路,这在继徐悲鸿之后,为新中国后的中国主流艺术的西画支系所纠结的西方化还是本土化的问题提供了新的范本和希望即西方形式,中国经验,总体构造出新的融合式的趣味及语言模式,并通过它们共同达成现代化的、开放的自由的,同时又是兼具本土文化属性的文化与审美目标。

  朱永培的艺术便是这种融合形态的,我们能在朱永培的图形语里看到毕加索式的弃放和保罗口克利式的稚巧,同时又能在其对笔触与瓷稚的使用中感到纯正质朴的中国传统意蕴。在此,必须重中下西方趣味与中国文化归属在这一代艺术家审美躯体内的纽结,这决定着这一代艺术家在艺术成熟期的媒介和语言选择。朱永培的陶瓷艺术所呈现的成熟与第定,和这种最终的媒介选择以及这种媒介选择背后的所带有的文化象征关系莫大。朱永培在陶瓷艺术中所实践的火与土的熔炼,在泥性、窑火、釉料三者构造出的结果不确定中不断体验着的惊喜和挫败,在本质上都是一种“东方性”实践,这种“东方性”,和造型趣味上的“现代性”在朱永培的艺术中缺一不可,我称之为“融合的趣味与怀乡的笔触”。




-->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文化 | 财经 | 旅游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地方

一带一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15002890号-1  技术支持:一带一路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