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文化 财经 旅游 房产 图片 视频 地方

山西

旗下栏目: 北京 广西 天津 四川 河北 贵州 山西 云南 西藏

对接“一带一路”战略 实现山西转型发展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0-19 09:47
摘要:(原标题:对接一带一路战略 实现山西转型发展) 本报记者 郑 娜 对话嘉宾 柳 彦 采访时间 2016.10.15 关 键 词 一带一路 政商咨询模式 2016年 是 国 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全面实施年,地方政府和企业将成为推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关键力量。在各级政府的积极参

(原标题:对接“一带一路”战略 实现山西转型发展)

 

本报记者 郑 娜

对话嘉宾 柳 彦

采访时间 2016.10.15

关 键 词 一带一路 政—商咨询模式

2016年 是 国 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全面实施年,地方政府和企业将成为推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关键力量。在各级政府的积极参与下,“一带一路”已经成为地方政府发挥区位优势、提高地区竞争力的重要推动力量。在《山西省“十三五”开放型经济发展规划》中,山西省委、省政府在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中提出,五年后,“基本形成 一带一路 战略支点。”
   那么,山西如何对接“一带一路”,进而借助 “一带一路”实现开放型经济的目标?本期,我们特邀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柳彦老师来一起探讨这一问题。

记者:您认为“一带一路”与山西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柳彦:2016年全国很多省市基本上都把对接“一带一路”战略写入本省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但山西省政府在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中没有占据先机,在国务院发布的“一带一路”战略中,我省是全国4个未被点名的省份之一。无论是“一带一路”规划中的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还是海上支点港口建设,山西普遍缺乏区位优势和竞争优势。对接“一带一路”战略,实现我省经济转型发展,已经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毫无疑问,“一带一路”战略为山西转型发展带来重大机遇。经历了初期的沉寂,山西积极投入到“一带一路”大潮中,推出了“山西品牌丝路行”、对接中蒙俄经济走廊等重大举措,但距离开放型经济目标的实现是远远不够的。
   记者:思路决定出路。山西要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实现开放型经济目标,从观念层面上需如何应对?
   柳彦:从观念层面来说,山西需要明确自身在 “一带一路”战略的角色定位,进行战略整合,制定清晰的地区开放策略。目前地方政府普遍对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理解存在认识偏差、期望过高的现象。地方政府把“一带一路”战略理解为新一轮政策、资源博弈的机会,新一轮招商投资、寻找项目的机会,而没有真正理解“一带一路”是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推动改革深入发展的新机遇。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地方政府对接 “一带一路”的规划项目存在缺乏科学论证、追求短期利益、存在恶性竞争等问题。
   如何清晰定位,山西各界需要对“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发展红利进行合理预判,避免做出过高的预期。目前山西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主要是争取列入中蒙俄经济走廊、新欧亚大陆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国内合作省份。但是我们看到,上述国际经济走廊的国内合作省份,山西无一例外处于边缘地位。这种边缘地位是由地理因素和比较优势共同决定的。如果不能提高产业竞争力,山西将继续在“一带一路”战略中落后于其他兄弟省份。由此可见,“一带一路”只是战略机遇,经济转型才是硬道理。山西只有制定出适合本省经济结构转型的地区规划,才有可能从“一带一路”战略中受益。山西地区发展规划不能仅盯住国家的京津冀一体化战略、环渤海发展战略这个“面”,而且要寻找山西产业转型升级这个“点”。
   目前地方政府融入“一带一路”战略普遍采用的路径是积极参与地方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申报。今年,除了青海、吉林、北京、山西、西藏、河北之外,其余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提出了申建自贸试验区。山西也可以复制和推广其他兄弟省份的经验。目的不在于自贸试验区这个“皮”,看中的是自贸试验区的“里”:试验区所带来的金融开放创新、贸易便利化和投资管理体制改革。因为政府职能转变和制度创新才是山西建立开放型经济的核心所在。
   记者: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对接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方面相互配合和协同推进。山西如何做好机制对接?
   柳彦:中央已经围绕“一带一路”战略,建立专门机构负责、相关部委分工合作的协同工作机制。地方政府同样需要进行对外经济合作的顶层设计。与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有所不同的是,地方政府对外经济合作规划的顶层设计不仅要强调全面和系统,更要突出地方特色。
   对于山西省来说,亟需建立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跨部门协调机制。该机制可以由省发改委牵头,商务厅、外事办、财政厅、煤炭工业厅等多部门共同参与。在一项具体政策的制定过程中,不同行政机构中的部门地位并不对等,有的部门在决策中扮演主导性的角色,有的部门只能扮演配合性的角色。谁来承担“牵头”部门变得至关重要,反映了决策者对政策定位的选择。山西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破解资源型经济困局、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是首要任务。“一带一路”战略只有服务于产业转型升级才有意义。而发改委承担着拟定规划、统筹协调经济社会发展、制定产业政策诸项职责,由省发改委担当“牵头部门”,有助于“一带一路”战略更好地服务于山西的产业转型升级。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一带一路”有助于产能输出,但产能转移不是“一带一路”的终极目标。“一带一路”以开放和合作为目标,最终实现中国和沿线国家在贸易、投资、资源和人才领域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所以,“牵头部门”要处理好产业保护和贸易自由化之间的关系,避免出现“过度保护”的现象。
   另外,所谓的跨部门协调机制,不仅体现在国内相关决策部门之间,而且存在于同行业的跨国家、跨部门之间。山西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支柱性产业集中于采矿、钢铁、有色金属、机械制造等行业,这些行业的国际产能合作必将成为政府的重点扶助对象。政府有关部门、行业协(学)会应该有组织地与沿线国家相关部门对接,协调推动合作项目的谈判和实施。中国的广西、云南等沿边省份在建立行业跨界合作方面成果显著,积累了很多经验,为其他兄弟省份提供了参考和借鉴。成立于2011年的中国—东盟咖啡行业合作委员会位于昆明,该合作委员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咖啡协会和知名企业组成,为促进云南地方企业和东盟企业在咖啡豆种植、加工技艺和市场开拓等领域的合作提供了便利。跨部门、跨国界的政策协调机制的建立,既是项目双方经济合作深化的结果,同时也是双方合作可持续发展的前提。
   记者:前不久,您发表了《“一带一路”战略下的政商关系转型——以中国—东盟自贸区为例》,其中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不仅仅是中国区域经济合作的重新布局,也涉及国内产业的转型和调整,成为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契机。可以说,“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促进中国政商关系的转型。那么,山西在对接“一带一路”过程中,如何发展制度化的政—商咨询模式?
   柳彦:对接“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国际产能合作,离不开企业的积极参与。我省的一批骨干企业如太钢、太重和山西建工,已经在能源矿产、工业制造、基础建设等领域开展了多项境外投资和海外并购,但大多数的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在对外经济合作中仍处于弱势地位。调查显示,导致企业参与对外经济合作的最大障碍来自相关信息获取不够便利。
   行业协(学)会和政府的公共支持制度应该为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战略提供服务;行业协(学)会肩负着利益代表和社会服务两大职能。相比较其他社会行为体,行业协(学)会具有显著的组织优势和专业优势,能够在政策制定中发挥较大的影响力。
   因此,借助“一带一路”战略推动我省产业转型升级,行业协(学)会应该发挥行业利益代言人的角色,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积极传达企业的态度和需求,使政府充分了解各行业的发展态势,进而实现对外开放和产业转型的双重目标;在政策落实进程中,行业协(学)会肩负着引导企业落实国家发展战略、扶助企业抓住机遇、规避投资风险的重任。以钢铁产业为例,“一带一路”战略对于推动山西钢铁优势产业“走出去”是个重要的契机。但是企业游说政府,更多借助于私人关系等非制度化因素,市场调研、公开听证等制度化途径在商业咨询中运用较少。行业协(学)会应该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发挥利益代表的功能,为企业参与政策制定提供桥梁和纽带。中国特钢企业协会不锈钢分会作为中国不锈钢行业的重要协会之一,在引导太钢等国有企业利用国家战略创造机会扩大出口和参与国际经济合作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山西本土的其它行业性社会组织普遍存在自主性不高和制度化水平较低的问题,制约了行业协(学)会的政策游说能力。
   另一方面,所谓的政—商咨询关系是双向度的,不仅是企业积极游说政府,以期获得对政府政策的影响力,而且政府官员也需要加强与企业和行业协会的咨询联系。
   地方政府作为对外经济政策的执行者,在参与对外经济合作中,相应的专业知识和部门信息是必不可少的。企业和商业协会恰恰具有这样的专业知识和信息资源。正是基于专业咨询需求,政府才应加强和企业以及商业协会的沟通和联系。
   我们所追求的开放型经济应该是多方位、宽领域、多层次、高水平的开放,不仅仅是与发展中国家进行经济合作,而且必须寻求与沿线发达经济体交流合作。“一带一路”战略为我们增加对欧合作提供了平台。发达经济体的一体化路径和国家—社会结构与我们存在着较大的差异,我们不仅仅需要与合作对象国的政府打交道,同时还需要学会和国内利益集团、各种劳工组织沟通和交流。当我们与发达经济体商谈合作事宜时,政府官员的沟通能力和谈判技巧变得尤为重要。加强与企业和商业协会的咨询和沟通,成为政府官员学习的重要途径。通过与商界交往,行政官员不仅可以增强相应的技术能力,而且可以提高政治能力。所谓技术能力是指政府官员通过与商界沟通,获得与产业相关的知识和科技的能力;而政治能力则指通过与商业协作,提高国家精英们之间协调并推行政策的能力。两种能力均被视为现代国家官员应具备的最基本能力。

   采访尾声,柳彦老师对记者说道:“在推进 一带一路 建设热潮中,山西尽管是地方省份的后来参与者,但仍希望这份迟到是因为糅合了更多的冷静、审慎和思考。唯有冷静地思考,审慎地应对,山西在融入 一带一路 的大潮中方能不迷失自我。”

-->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文化 | 财经 | 旅游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地方

一带一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15002890号-1  技术支持:一带一路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