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文化 财经 旅游 房产 图片 视频 地方

人物

旗下栏目: 快讯 人物 企业 金融

老傅有花一样的年轻态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2-02 22:07
摘要:傅通先散文集《天堂探花》序言 傅通先先生 文:黄亚洲(中国作协原副主席、浙江省文联原副主席) 以我的年龄叫他小傅肯定是荒谬的。我一直喊他老傅,有时候喊他傅老总,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担任浙江日报社的副总编辑,但在我心里,始终有个感觉他是小傅,
——傅通先散文集《天堂探花》序言

傅通先先生
     文:黄亚洲(中国作协原副主席、浙江省文联原副主席)
     以我的年龄叫他小傅肯定是荒谬的。我一直喊他老傅,有时候喊他傅老总,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担任浙江日报社的副总编辑,但在我心里,始终有个感觉他是小傅,似乎他的年龄比我还小,看他模样总是不老,一脸的圆润永远不见皱纹,头发始终保持乌黑,敏锐的思绪也总是处于弯弓待发的状态。岁月看他好似看陌路人,顾自走,不搭理他。说他的年轻态体现在身体状况上,还不如说,更多的是,体现在他对文学的关系上。他始终对他钟爱的散文,保持着一种青春十足的依恋状态。他这一辈子,不仅热衷读散文,热衷写散文,他的首部散文集《天堂游踪》即被评为浙江省新时期十年优秀散文集奖,写画家叶浅予的散文《眼神》也获得全省散文评选最高奖,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还热衷于散文写作的种种组织工作,热心为散文同行们服务。他与散文前世有缘。他在浙江日报副总岗位上的时候,兼任着我们省作家协会的副主席。当时我主持协会工作,就委托他担任省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的主任。当时协会给予各文学门类创作委员会的活动经费极少,仅是象征性的,但却要求各创委会一年至少要组织一次较大的文学创作活动。我记得老傅主持的散文创作委员会,每年不仅开展一两次活动,甚至每个季度都自主组织大型的散文采风活动,有一年甚至连续组织了六次,平均每两月就一次,组织众多的散文作者深入各地基层考察访问,并且每一次都在省报的“钱塘江副刊”上开辟先相应的散文专栏,刊登大家的写作成果。那时候的“钱塘江副刊”,人人爱读。他主持的散文创作委员会,远远跑在了其他文学门类创作委员会的前面,引起众人的喝彩也引起有人的着急。我说,傅老总啊,你劲头太大了!我当然明白,这不光是劲头,这是热爱。老傅从报社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又应邀主持编辑浙江省的一个重要文化窗口 、中英文版的《文化交流》月刊。他在那个平台上又热心约稿,又精心编辑,集中了大量优秀散文面向全球介绍浙江,在刊物里把一个省弄得朝气蓬勃,这一干,又是十多年的汗马功劳。真是发自骨子里的热爱。热爱了,就不老,所以他始终年轻。

傅通先书法作品

傅通先花鸟作品

傅通先花鸟作品

​​​​​​​傅通先花鸟作品​​​​​​​
    近几年我每年在大运河畔组织为运河居民公益写春联活动,老傅也每每都来,贡献他的一手好字。老傅的书法宗二王,攻赵体,有自己独到的风貌。他在浙江日报工作时还兼任《美术报》的总编与社长,曾发奋钻研绘事,花鸟、山水、人物,均广猎博取,颇具功力。所以他写的春联与“福”字就是抢手,百姓喜爱。
    最近我筹备召开一次民间的散文作品研讨会,规模也不大,问老傅愿意不愿意出席,他很干脆:你邀请,我就来!不仅出席,还作了很精辟的发言。我发现老傅的文学思维与触觉,都仍然在第一线的进击状态中,岁月根本奈何他不得,他有永远的如鲜花般的年轻态。这就说到花了。摆在面前的这部散文集,正是老傅新近推出的咏花佳作,名曰《天堂探花》,全书收散文36篇,写花33种,且每种花都配有诗词书画摄影,六艺俱全,恰好展现了老傅的多种艺术功力。老傅爱花,对花事有独到的鉴赏。你看,他笔下的的花,不单单是花,却与人文紧密相连:“穿行在浓密旳梨树下,身栖雪海,人在画中。已经滚瓜烂熟的《梨花颂》词曲脱口而出:‘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天生丽质难自弃,长恨一曲千古谜,长恨-曲千古思。’翁思再填写的词,显然脱胎于白居易的《长恨歌》,虽然歌颂梨花的意味不足,却依然能够让一段爱情故事撩拨心弦。而作曲家杨乃林所谱写的曲子,则极具功力,不仅京味浓郁,而且优美动听。难怪众多名角会你方唱罢我登场,争相演唱同一段戏码。或许,前人把剧团称为‘梨园’,正是因为仰慕梨花所具的清白品格。”有的花没有花香,也可以写得很美:“锦带花是夏初花园中的娇娃。每当春末夏初,春花刚谢,百花褪色,锦带花以层层叠叠的美丽填补了这个时期的花卉空白,真正生逢其时。虽然它没有香气,却是繁花如锦,花色娇艳,热热闹闹赐予人们一个多月的美感。”他笔下的还会自然地舒展出有趣的历史知识,真可谓开卷有益:“传说昙花原本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因为得到一个名叫韦陀的年轻人的殷勤浇灌,才修炼成为花精。两情相悦,为佛祖所忌,于是棒打鸳鸯,罚韦陀孤岛修炼,贬昙花一年只许开花一次。三千年后,韦陀修成菩萨,只是见了昙花,一直垂睑闭目,无动于衷。昙花痴情不改,决心以最美丽的开放报答故人。于是,耗尽千年功力,绽放出生平最艳丽的花朵。韦陀似乎依然不为所动。而就在昙花即将消逝的一刹那,她看到韦陀滴下了一颗泪珠。昙花这才明白,并非菩萨无情,而是他无法有情。昙花一现为韦陀,痴情千年报一恩!这让昙花身上又多了一层知恩图报、情愫不移的美德。”老傅如此爱花,我想,这与他本人也长得像花有关。人若花,本应指女性,但人都言老傅貌若潘安,公认的美男子,那也不妨取花一比了。老傅也不回避自己生得美,反以美引申人生的愉悦:“天赐美容,喜娶美妻,欣生美女,崇尚美德,艳羡美色,心仪美味,好听美谈,胸怀美意,梦多美祥,时写美文,薄具美名,偶沾美酒。参与创办《美术报》,一家三代搞美术。身居西子50载,满目湖山美如画,半世生活美滋滋。”这是他的散文名篇《笑在天堂》中的一段。可见老傅这一生的滋润。他自己说是“半世”,其实是一世,他的下半世绝对也跟他的上半世一样,鲜艳如花。活到这份上,人还会老吗?他花开不败,他的那份永远如花的年轻态是我们大家的人生印模。想要模仿他的花一样的生活状态,那就先读他的这册《天堂探花》吧,从他笔下的花里,直接进入他的年轻吧。  
 
-->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文化 | 财经 | 旅游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地方

一带一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15002890号-1  技术支持:一带一路网

电脑版 | 移动版